当前位置: 主页 > 义工典型 > 义工心得 >

李玲:生命是最伟大的课程

时间:2011-10-17 12:2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一段特殊难忘的心路历程 中老年组组长、漯河职业技术学院心理学教授李玲 1、集合号我们在一起 2、驻扎风雨中的帐篷 3、零距离接触与灾民心理访谈 4、欢笑响起孩子们在游戏中放飞心情 5、特殊课堂帐篷心理健康讲座 6、感受顽强生命是最伟大的课程 7、告别难分

 

一段特殊难忘的心路历程

中老年组组长、漯河职业技术学院心理学教授李玲

 

 

1、集合号——我们在一起

2、驻扎——风雨中的帐篷

3、零距离接触——与灾民心理访谈

4、欢笑响起——孩子们在游戏中放飞心情

5、特殊课堂——帐篷心理健康讲座

6、感受顽强——生命是最伟大的课程

7、告别——难分难舍的情谊

8、科学救助——对灾区心理救援的理性反思

9、最深感悟——好好活着,好好珍惜

炎炎暑期,我参加了“5。12生命关怀心理援助团”赴四川绵阳市安县灾民安置点,在中国科协、四川科协、绵阳科协的指导下开展心理援助工作。从7月11日-7月21日。梳理回顾十天赴四川灾区和群众和孩子在一起的日日夜夜,有太多的感受和感动,那真是一段特殊难忘的心路历程。

 

1、集合号——我们在一起

这次突如其来的5。12特大灾难造成巨大的损失,使数以万计的人失去家园,失去亲人,心灵受到巨大的创伤。从灾难发生第二天开始,我和很多心理学工作者的心情一样,迫不及待的多方申请,希望尽快进入灾区一线参加心理救援。5。12生命关怀心理援助团的建立使我的心愿得以实现。

这支团队共37人,除了8名工作人员,其余29名是从全国二百多专业志愿者选出的,有来自高校的心理学教授,有医学专家和社会科学工作者,有刚毕业的心理学研究生、本科生,有从国外赶回来的心理学博士,还有来自香港的精神卫生方面的专家和义工。这个团队的知识结构和年龄结构很合理,有的擅长青少年心理工作,有的擅长心理咨询心理治疗,有的是精神病预防和自杀干预方面的专家,还有的适合开展团体辅导和孩子们游戏,有很好的专业资源和团队优势。

初步方案我们先分为青少年、成人和老年几个活动组,由上海交大医学院易教授负责青少年组,云南省社科院伍教授负责老年组,由我负责成人组,进入灾区后分别带队边调研边根据具体情况再制定和修改各组活动方案。

我们一行37人在成都集合点吃了简单的盒饭,乘一辆大巴赶赴绵阳安县。虽然越往前行,看到倒塌的房屋越多、受灾的情况越严重,但同时也看到抗震救灾取得的阶段性的胜利,在路上,救灾物资运送车辆在公路上不断的往返,在一些稍空阔的地方还有新建成的一排排的板房。我感到灾区的群众并不孤单,因为“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众志成城、抗震救灾”是我们志愿者的集合号,因为“我们在一起。”

 

2、驻扎——风雨中的帐篷

经绵阳科协安排,我们驻扎在重灾区安县茶萍乡灾民安置点 ,这是一个灾民安置示范区,我们与那里的小区乡政府的干部接洽后,就开始自行搭建帐篷。为了不给灾区增加负担,我们全部自备帐篷、睡袋、防潮垫、干粮和矿泉水。两个人一顶小帐篷,我和负责青少年组的上海交大医学院副院长易静教授挤一个帐篷,她51岁,很干练又很有魅力的一个女人。

晚餐每人一盒方便面,然后集中开会。

这次活动的组织者负责人肖敬、吴方舟等和北京来的廉海龙主任分别对活动进行了部署和要求,再次强调心理援助团人员守则:服从组织,不单独行动,不影响行动整体安排;不在他人拒绝情况下提供心理评估和心理支持服务;在还没有制订心理援助方案的地方,抓紧制订干预方案;以心理学、社会学、教育学和医学等科学理论为指导,尊重事实,遵循科学方法论;不得从事宗教迷信活动;不得因求助者的性别、年龄、职业、民族、国籍、宗教信仰、性取向、残疾、生活经济状况、价值观等方面的因素歧视求助者;应对自己在心理助关系中的一切行为承担法律和道德上

的责任等。

晚上,狂风大作下起暴雨,雨水瓢泼般浇在帐篷上,头顶上一片哗拉拉,身下地面又硬又湿还有小石子硌着,感到心身与天地的贴近。不一会儿简易帐篷就透水了,躺在里面半边身子凉沉。这一夜团里好多人都没睡好。这也算是大自然对援助者适应能力的一个考验。

3、零距离接触——与灾民心理访谈

翌日早晨,安置点的灾民看到我们在简易小帐篷过夜,很感动。质朴的乡亲纷纷要我们住进他们的新板房,我们谢绝了,他们已够艰难的了,尽量不给群众添麻烦。他们真诚的说,你们那么远来支援我们,让你们受这苦,真过意不去。这种行为迅速拉近了我们和灾民的心理距离,建立了信任关系,使我们很快进入工作状态。

我们临时驻扎的这个示范点叫京安小区。安置有1100多名受灾群众,360多户人家。茶萍乡乡长介绍说,全乡9000多人死亡1000多人,房屋基本全部倒塌,是重灾区之一。他拿出一本《家园之殇》图片让我们看,面对震前的美丽与震后的一片废墟,他良久的沉默。

随后的几天,我们在灾民安置点京安小区、驿安小区、桑枣、柳坝、北川擂鼓镇等临时安置点走访了数十个家庭,访谈的灾民有百余位,全面了解他们当前的情绪状况,有那些真实的想法和心理需求。再根据了解到的心理问题,进行了分批分层次团体心理辅导和个案指导。

家园丧失感和重建家园迫切感是灾民共性的心理,但不同情况也有特殊的情绪问题和心理需求需要关注。我看到的灾民当前生存状况至少有6种情况:

在地震中没有或仅轻微损失的,这部分人生活没有受太大影响,有幸运心理;有巨大损失尤其是亲人丧失的,心理有严重创伤;有损失但现在已得到妥善安置住进板房的,生活和情绪倾向稳定,主要急于找事做以开展自救和重建;尚在防震帐篷中艰难支撑但有归属的,有不平衡心理和焦虑情绪;还有没有集中安排比较散在的有的是自制塑料篷的,有较多失落感和被抛弃感;还有一些不愿离开或没法从山上下来的“留守老人”,在山上家的废墟上支起一蓬子坚守着,那份漫长等待的孤独与无奈心情可想而知。

在桑枣镇,站在灾民的帐篷前,或蹲在帐篷门口与他们交流。这里都是很小的空间,约有八平米左右,全被床占据着。我们走进一个一个的帐篷,去感受、去体验他们的疾苦和无奈,然后给他们一些安抚和慰籍,大多数人都可以接受现实,大难过后有了暂时的安全感,而且对全国各地的人们对他们的关怀和支援深怀感激。也有个别人显得焦虑和担忧甚至有愤怒,我们用心灵去倾听,帮助他们合理认知当前的发生的现实,进行政策性的解释、信息沟通和情绪疏导安抚。

这些天认识了许许多多的淳朴善良的坚韧顽强的山民,年龄最大的有120岁左右的姜开贞老人,她是解放军用直升机救下来的;最小的有刚满月的杜思村,她是妈妈挺着大肚子走了一天从山里走出来,于地震后12天出生的。有非要拉我去她家吃饭的杜永会,有反复说“想找点事干,闲着没意思”的柳春民,有带领全村400多人转移自救并负担孤老生活的村长彭松。有位杜大爷一直很紧张,我们从聊家常开始,随着话题的深入,老人开始自己和我们讲述地震中发生的事情,慢慢地老人积累了近2个月的负性情绪发泄出来了,整个人一下子放松下来,这位失去亲人失去房屋的老人在交谈中了解和感受到来自社会的关怀和温暖。连日里接触了许多这样的灾民,感到无论是灾民还是当地政府,都面对空前的艰巨和困难,但挺挺腰杆还要重新面对生活,还要树立信心重建家园。

灾民看到我们吃方便面,主动要求给我们做盒饭,团里交每天每人10元的生活费。我们吃到了泡菜、酸豆角、笋干、土豆和米饭,偶也有辣肉丝,觉得四川女人真能干,做的饭菜好有味道。

 

4、欢笑响起——孩子们的游戏

最先快乐起来的是孩子。原来的学校没有了,帐篷学校放暑假了。呆在灾民安置点,孩子们有些枯燥。现在有这么多的志愿者来和他们一起玩,教他们画画,做体操,唱歌舞蹈,做各种开心游戏,他们脸上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香港来的陈美音会舞蹈,叶先生是体操教练,他们对孩子进行排练,有独特感染力。易教授带领中医学院的张帆、归国回来的邹怡、上海的李培等设计了一些游戏,如牵手突围、火车钻山洞等,锻炼孩子战胜挫折能力,建立人与人相互支持的同伴连接。

一位家长说:“你们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到四川帮助我们,真是不容易,非常感谢,现在我孩子的精神好多了。”

有一个13岁的小男孩是初一的学生,地震后7个小时从废墟里获救,后来他一直害怕进有顶的房子,拒绝与人沟通。我们先给他一些纸笔交谈,再在室外跟他做游戏,很快孩子就把我们当朋友了,他妈妈说:“孩子本来很调皮的,震后一直不怎么说话,跟变了一个人似的。现在好了,多亏了你们。”一个8岁的漂亮的小女孩,在地震中受到惊吓,每天只是粘着妈妈,不肯走出帐篷跟其他小朋友玩耍,我们也是通过接触、游戏等方式使她恢复了天真开朗的本性,她又开始与其他小朋友玩了。

一对兄妹的母亲在地震当天就被埋在了废墟中,父亲头部受伤;那小的孩子始终闷闷不乐,没说一句话,孩子的父亲说,孩子这些天几乎没睡着过,每天晚上都要紧紧挨着爸爸睡,一点动静都会惊得大哭起来。我们为孩子们赠送了文具、跳绳等,陪孩子们玩起了“心理恢复”游戏。孩子们在快乐的游戏中,暂时忘却了灾害带来的伤痛。我们对孩子进行了心理抚慰和治疗,引导孩子正视母亲的离去,把对母亲的思念情感进行了合理的宣泄,并化为对美好生活的信心和勇气。

让儿童远离眼泪和伤残,去感受和参与助人为乐的活动。接受真、善、美的心灵和事物慰藉,使他们受伤的心灵得到滋养。总之一句话,给他们以快乐。快乐是愈合伤痛的途径。
    小朋友写了很多信给我们,说这是他们地震以来最快乐的时光。说有这么多人关心他们,很感恩,自己一定要坚强,健康成长,把家园重建好。他们的懂事让我们欣慰和感动。

5、特殊讲座——帐篷心理健康课堂

为了让更多灾民了解心理调节方法,我们决定在安置点的大帐篷里开设心理讲座,指挥部很赞成。一大早,广播站就通知:“上午九点在大帐篷有老师讲课,主要是和大家一起聊聊怎样调整情绪,让自己和家人精神好起来,身体更健康,我们重建家园或出去工作,能更好适应社会,让心情好,生活的好,希望大家都去听听噢。”

到时间,陆陆续续来的人有40多个,或站或坐,很新鲜,很期待。他们说这是地震后第一次这么多人聚在一起。

我拿了一块纸箱板当黑板,讲了啥子是心理健康,易出现的情绪问题,有啥法子化解,对遇到的困难挫折要正确合理的对待,如适当的情绪疏泄、转移、放松,通过认知调控化解等方法。一个手里拿着捆青菜的妇女说:“老师我没文化,不过你讲的能听懂,咱吃个菜还知道拣拣好的,心情也得拣好的,日子还得过下去嘛。”我带领大家给她鼓掌。

赵俭豪先生是香港撒玛利亚防止自杀义工秘书长,他边在纸箱板上绘图边请当地一个机灵的小姑娘当翻译,意思告诉大家我们要正确认识事物,重视每个人生命圈的作用。   

课后好多灾民不愿离去,围在身边,很信任的告诉他们的想法和痛苦,我们用心倾听并给以疏导。一个35岁的青年人叫袁勇,地震中失去了妻子,倒塌了房子,他的精神几近崩溃。“我现在一无所有,心情怎么好起来?”这可以说是很多灾民都有的感受。

我说:“你的情况换成我会有和你一样心情的。但现实是,有许多的事情我们自己无法控制的,比如说地震;还有些事情自己是应该有能力控制的,比如情绪。对已不能改变的,只能是接受,对可以改变的,我们得尽量把握,才能让损失降到最小。关键在如何对待。”我启发他寻找自己的“有”,他思索后回答:有老人有孩子有责任,有初中文化,有家电维修技术,有好胳膊好腿。“有生命能活下来就不是一无所有!如果尽快去打工或自己好好做,不但可以帮助自己康复起来,也能够积极影响你身旁的人。”他使劲点头。

对于灾难心灵重建,最好的办法让他回归正常生活,别人怎么往前走,他也一样往前走。不管他是大人还是孩子,是健全还是伤残,都得去面对。

面对灾害,如何调整?就是试着以积极的心态去对待生活,学会情绪的自我控制;坦然面对和承认自己的心理感受如灾害时产生的害怕、担忧、惊慌和无助等心理体验;进行一些能让自己放松的活动,防止心境压抑如听音乐,看电视看报纸,收拾家务等;积极地投入你身之所处的环境,寻找生活意义,给生命一个活下去的理由;与人交往,用自己的信心去鼓励和激发亲人和朋友,对自己、对社会、对政府要有信心。

39岁的女村民是在我们耐心劝导下过来的,家人说她“有什么心事也憋着不想说,睡不着,动不动就觉得地震来了,说不出的烦,整天想哭,也不出去见人。”她这种状况不及时调整的话,将变成创伤后应激障碍。

孤独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痛苦,不管怎样强烈的恐怖,只要大家在一起就可忍受。象这样,有同样经历的人坐在一起,围成安全圈,把痛苦的事情说出来,交流表达自己心中的一些感受,彼此安慰。心理互诉,心理互助,在心理康复中很重要,也很有效。

在机关、学校、企业等开过很多讲座,在灾区这次是最难忘的。

这顶大帐篷上印有一行大字:爱是永不止息的帐篷之家。

 

6、感受顽强——生命是最伟大的课程

来时的我一直想象灾区的状况,在印象中那里满是眼泪、悲伤和痛苦,可是从开始与灾民零距离接触,我们发现这里更多的是坚韧顽强、乐观和对生命的尊重。尤其是在惨痛面前,那些特别积极阳光的东西,那健康的心态,那种强烈的对比,一直让我感动和震撼。    

2组王勇昆,40多岁,这次地震中,他和儿子多年辛苦在外打工挣钱才盖起的新房也

震跨了,亲戚借给他一台旧电视和音响,我们走进他家的时候,他正哑着嗓子,强硬的在防震板房里唱刘欢的那首《从头再来》。听的出他在给自己加力量。

“我们村子可美的很,山清水秀”,他重重叹口气:“唉!想想心疼,一辈子的心血没了,事情就这样了,啥法子,谁也不想发生,全国人民都尽力了,我们得自救建家园。”

在柳坝村灾民安置点,帐篷都搭在一个腾出来的菜市场里。一位老婆婆已88岁了,在摸索着收拾地上的几个破布的或塑料的袋子,我看到那些袋子里有些从废墟中扒出来的衣物、农具、还有被砸烂剩下的大半个罐子。我蹲下来握住她的手,虔诚地愿老人家健康长寿。她身边的儿子用四川话说给她听,她笑了,也用力握我的手说“谢谢你”。尽管帐篷是那样的炎热,还有她那受伤的腿,她依然是那样的乐观,她满脸皱纹的笑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

在一间板房里,有两个谈笑的上年龄妇女,见我走过就招手:“过来耍!过来耍!”,我过去坐在小凳上,一聊,倒看不出两个人一个65岁,一个72岁。65岁那位边吃着饭,还让我尝了她拌的野菜。听我说她们精神显年轻时,两个人咯咯笑出声,说她们山里水好空气好,养人。见她们如此,我心理一阵轻松,但再聊时,我心理突然沉下来:两个人中,一个老伴地震中砸死了,一个失去了3岁的孙子。她们说着,表情很平静的样子,没有掉泪。灾难过去一两个月,已逐渐进入接受期了。

我却突然忍不住想哭,赶快走出来找一个背角里哭了会儿让情绪回复。我有一个幸福温暖的家,也有一个两岁的可爱的小孙女,我在设身处地想象着体验她们承受的痛苦,想象如果换成自己,有没有力量这么快从这么深的刻骨铭心的痛苦中挣扎出来。

我再走进房里的时候,一位婆婆忙给我开电扇,我问:这么热,你们刚才咋没扇呢?她说,人少时不开。虽然电费现在是免交的,但“公家也正在难时候,省着用。”

我们的战友还去了一趟北川鼓楼镇安置点,离已封的北川城有40分钟左右的路程。那里的灾民还住不上板房,生活还相当艰难,有更多的生活问题情绪问题需要解决。

防疫人员每天两次进行喷洒消毒。有防疫方面的领导带一群人在调研,他们的任务艰巨,压力空前。碰见一位老师来帐篷看他的学生,想起有许多老师为了学生牺牲自己,对我的同行由衷的敬意。在医疗点,一位平常见惯了流血、死亡的医生面对这样的大灾难,说自己精神也强支撑,“太惨了、太惨了……”她一直给我们着重复着这句话,脑子里有强迫性画面重现。进入灾区的救援人员是重大灾难的二级受害者,也是心理援助关注的对象。他们一边要清除心中的阴霾,一边要振奋精神,把乐观和安全感给受伤的人,真不容易,他们要更坚强。

 

7、告别——难分难舍的情谊

接到通知我们完成了这批援助任务,要回去了。下来的工作主要是整理行装、交接工作,处理分离焦虑。当小区灾民尤其是那些可爱的孩子们知道我们要离开的消息后,纷纷跑来和我们道别、留影。孩子们一声声地叫着“老师”、“阿姨”,缠绕在身边,我们把买的学习用品、食品分给他们,一个个拥抱和爱抚他们。

“你们从那么远的地方来看我们,感谢你们。”

“几年后你们再来,到我们新建的家里去,在我们的农家乐招待你们,免费!”

最朴实的语言感动着我们,他们重建家园的信心也给我们极大的鼓舞。

在小区开了一个简短的告别联欢,孩子表演了这些天学习的歌曲,体操,舞蹈,我们合唱了《相亲相爱一家人》《同一首歌》等歌曲,唱到最后,在场几乎所有人都参与进去了,      我们和当地的灾民手牵手,摇动着,传达着爱,传达着信念和力量。好多人都泪流满面。

由于灾后心理援助是一项长期的工作,为此,我们相互留下了联系方式,告诉他们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会继续给予关注和支持。5,12生命关爱生命活动组、北京1980阳光部落等都有一些后续的援助项目。

拉起行李箱要走了,一个小女孩怯怯地拽住我,一双大眼睛里有一种迷惘的,她犹豫着问;“阿姨,你说,有天堂吗?我妈妈会在那里吗?”

我想起一首地震歌曲叫“妈妈在天堂门口等你”。这时真觉得宗教是宽慰心理治疗的良方。但对于唯物主义信仰的援助者,如何给失去妈妈的孩子回答这个问题?我想了想,点头肯定的说:“有!那天堂就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你忘不了妈妈,妈妈就永远活在天堂里,你的心坚强,你的心幸福快乐,妈妈在天堂就感到幸福快乐了!”她点点头,似乎接受了我所说的。对这些孩子的身体接触会有助于日后的心理恢复,我蹲下来抱了抱她,女孩说谢谢,然后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我的泪又盈眶了。

再见,淳朴善良坚强的乡亲。再见孩子,祝你健康成长!

 

8、科学救灾——对灾区心理救援的理性反思

在回到成都的第三届茉莉花论坛暨心理援助活动总结会上,有关部门对我们这次心理援助活动给以高度评价,四川省科协副主席王跃进他说:对当前抗震救灾提出“科学救灾、理性救灾”的指导思想,但在心理援助中,如何重视和体现心理援助的科学性、人文性、持续性和稳定性,国内尚没有很成熟的经验。你们37位同行,经我们组织联系到灾区,和灾民建立起很深的感情,发挥了最大的合作能量,活动很成功,值得总结思考,为我们国家重大突发事件如何科学开展心理救援,提供了有益的借鉴。

台商女企业家、1980阳光部落酋长邱姿瑛,她的一席话很让人感动:要先关爱自己生命,让这一生不白活,有质量。好好爱家人,带给别人一个微笑,带给周围一份善意,收获感动,这就是生命能量。我们都来做爱的传播者。

心理援助团战友们进行了“灾后心理援助”的分享与交流。

我也做了主题发言,就如何开展灾后心理援助谈了自己的思考和建议。

心理援助志愿者行动在抗击这次重大灾难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也存在秩序混乱和不科学的现象,有许多问题也需反思。

我觉得每个区域应有人专门负责这项工作,来时有登记,走时有反馈,工作有连接。避免断裂、交叉、重叠。有些心理援助是心理干扰甚至是心理伤害,例有一所大学让学生发心理调查表,其中一个题目的设计是:你的父母、配偶是——下面四个备选答案:地震前伤亡、地震中伤亡、地震后伤亡、其他。竟然没有还“健在”的选择,表现对灾民对生命极大的不尊重。甚至是残酷。对这类所谓的心理援助应有部门把关,制止进入。

这些天看到的活动也存在问题,如不均衡介入,有的灾民点被频繁关注,有的还被冷落;有的活动应适当,避免过度兴奋,短时有效,但从极度兴奋突然撤离,会造成很大心理失落。包括送孤儿到俄罗斯或香港等出国出境旅游心理康复,当然换换环境是很好的疗法,但也需要后续的心理辅导问题,避免出现太大的心理落差,反而加重心理的寂苦与悲凉。

在地震发生后的应激期,心理援助所能做的主要是陪伴、倾听,但大灾过去两个月进入重建期,一些压抑的潜在的情绪问题可能开始爆发出来,需要更专业的心理援助队伍,妥善处理解决灾后的应激情绪延后反应,并在当地着手筹建心理服务工作站,与当地心理咨询机构联合开展中长期灾后心灵重建工作。

心理援助者或志愿者结束时对累积情绪也要有清理,维护自己心理很重要。这也是科学理性救灾的一部分。

绵阳市科协邀请我进行一场“了解灾民心理,以认为本做好救灾工作,了解自我心理,加强调节增进心理健康”的讲座,他们听后觉得无论在工作中还是对自己的生活都很有用。

 

 9、最深感悟——好好活着,好好珍惜

活动的组织方给我们颁发了“关爱生命奉献力量奖”,让每人说一句参加这次心理援助活动的感受。

“我觉得没有白来,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易教授率先说。

大家表情变的凝重起来,依次开了腔:

“面对灾难,心手相牵在一起,人的力量也可以那么伟大”

“真心向灾民学习,援助过程也是受教育过程。”

“我们每个人心灵深处,都会有一个曾经是灾区的角落,参加这次心理援助活动,实际上也完成了一次对自己的心灵重建。”

 “一个对生活积极向上,有健康体魄并充满爱心善意,时时关注和帮助周边事物的生命是不会有心理疾病的。”

“挣脱自我,接受大爱。”

“我付出,我快乐,我成长。”研究生夏莉莉伸两指作了个胜利手势。

“不是他们缺乏,是我缺乏,他们给予我太多”。来自香港的陈美音突然泣不成声。

轮到我说的时候,我说的是:“好好活着,好好珍惜”。

是啊,灾区之行,使我更感到了生命的可贵,对生活满怀热爱与感恩,对自然充满敬畏。灾区人民用他们的行动感染我们每个活着的人,要珍惜生命,珍惜自己的亲人、亲情和朋友,珍惜现在,珍惜我们身边的树木、河流、粮食、空气,珍惜你身旁的人和你拥有的一切,珍惜人生的每一步每一天。

我珍惜这次难忘的心路历程。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